内忧外患 服装业二代接班有戏吗

  当娃哈哈集团二代宗馥莉、新希望(8.120, -0.07, -0.85%)集团二代刘畅、华为二代孟晚舟等已经在各自的企业里崭露头角的时候,中国传统制造业中另一大户服装企业的二代们也在逐渐跃上舞台中央。

  不同的是,相比其他行业整体向好的背景,国产服装行业已经经历了几年的下滑,在上有阿玛尼这样的奢侈品牌,下有Zara等海外快时尚的双重夹击下,国产服装巨头们跨界转型、卖身自救的戏码每天都在上演。这种情况下,服装企业二代们肩上的担子更加沉重。

  新金融记者 刘畅

  二代来了

  新年一开年,海澜集团就宣布了二代接班的消息。2月8日,海澜集团董事长周建平之子周立宸正式被任命为集团有限公司的总裁。

  公开资料显示,周立宸出生于1988年,年仅29岁。本科就读于清华大学金融专业,2010年毕业后在上海供职于一家专注于投资中国市场的境外投资基金管理平台,两年之后到海澜集团总部工作,先后任职于广告部、商品中心、信息中心和电商等部门。

  在海澜集团内部,很多人已经将他称为“少帅”。

  巾帼不让须眉。在“少帅”之前几个月,服装圈里另一位二代已经接过了企业的重任,她就是来自美邦的胡佳佳。

  性别不同之外,胡佳佳与周立宸接手企业的经营状况也是天壤之别。

  “海澜之家可以说是去年服装圈上市公司里最牛的企业,而美邦却已经走下神坛。”一位不具名业内人士这样对新金融观察记者表示。

  2016年上半年,美邦的净亏损额就达到了6019.08万元。

  同年11月,美邦发公告称51岁的创始人周成建辞任董事长、董事、董事会下设各专门委员会委员以及公司的总裁等职务,其中董事长、总裁两个职位将由女儿胡佳佳接棒。

  辞职后,周成建将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位。这种完全放手式的传位在业内并不多见。

 

  业内普遍认为,这其中与周成建此前牵涉徐翔相关案件有关。“此举可以看作是对外部资本市场的交代,当然内部也不排除有逼宫行为。”前述业内人士说。

  与接棒消息一同发出的,还有美邦转让旗下子公司美邦企发100%股权的消息,而这已经是两个月内出售的第二家子公司。

  出售的目的不言而喻。美邦从2015年开始亏损至今,如果继续亏损,未来很有可能被ST。

  不过,1986年出生、阿斯顿大学市场营销专业学士、伦敦马兰戈尼学院时尚营销硕士的胡佳佳对于美邦眼下的“烂摊子”,或许早有准备。

  胡佳佳从2011年开始在美邦工作,先后在总裁办公室、鞋类开发运营部等多个部门轮岗。而这5年正是美邦从神坛逐渐走下并开始陷入困境的时间段。

  交接路上

  “这两家企业是公开地传位,和企业自身的一些特殊情况也有关系,其实大部分服装企业都已经在培养二代了,可以说二代们都在接班的路上。”前述业内人士表示。

  赵华康(化名)就是这样一位“在路上”的接班人,他对于家族企业的了解和熟悉从很小就开始了。

  赵华康今年29岁,在天津某服装企业负责市场营销和电商业务,他的父亲是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

  据他回忆,7岁之前他见父亲的机会很少。他们一家都是南方人,因为父亲早年一直在天津打工,一年也回不了几次家。

  “到1994、1995年的时候,我爸在天津开了服装厂,安顿好了之后才把我和我妈接过来。”赵华康对新金融观察记者表示。

  初中、高中的6年赵华康的寒暑假都是在厂里度过的。“高中的时候爸爸见一些客户就已经带着我了,当时只是给人介绍说我是他儿子,我也基本不多说话,只是看着他们之间怎么沟通。”

  高中毕业,赵华康远赴伦敦求学,市场营销专业,其间在某国际服装品牌门店打过工。

  2010年,赵华康学成归来。当时的他想都没想就决定到父亲的公司工作,“我从小就在厂子里,很多事情都耳濡目染,而且我爸把企业做到这么大也不容易,我觉得我应该帮他分担一些,当然我是从最基础的营业员做起的”。说到这里,他的言语中带着一丝骄傲。

  之后的几年,赵华康在各个部门轮岗,直到今天负责市场营销和电商业务。

  到了今天,赵华康对外都没有一个正式的职位,但这两块业务还是由他全权负责。“一方面,我的专业是市场营销,也有海外工作的经验;更重要的可能是,我是从基层一步一步做起的,公司里的人也都比较服气。”他说。

  至于什么时候会正式接管企业,他坦言:“这个问题我爸从来没和我谈过,我觉得他还是觉得我火候不够,想让我再锻炼锻炼。”

  天津服装商会秘书长王全来对新金融观察记者表示:“目前天津本土服装企业很多二代都已经参与到企业的日常运作当中,大部分从事和自己专业相关或与互联网相关的业务,接班可能只是早晚的问题。”

  艰难抉择

  中国本土服装企业大部分是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创建并逐步发展起来的,比如美邦、森马、利郎、七匹狼(10.030, -0.13, -1.28%)等企业。

  在优他国际品牌投资集团总裁杨大筠看来,那个时代的物质相对匮乏,需求大于供给,“很多服装企业都是靠着制造和复制能力,打造出今天的市场规模和影响力。”他对新金融观察记者表示。

  如今,时尚市场的发展很快,和过去相比有很大的变化。

  “最重要的是消费群体正在发生变化,原来的70/80后消费群体正在逐渐变老,90/00后正在成为新的消费人群,这个消费人群的更新迭代对服装企业的要求也产生了巨大的改变,要求这些企业去寻求升级和改变。”杨大筠表示。

  这一点赵华康深有体会。

  “说实话,包括我爸在内,还有一些和他一起打拼的老员工,他们的思维方式真的挺老的,很难适应现在年轻的消费群体。”

  他进一步举例说:“比如现在互联网时代都在IP化,以前就找代言人做个广告推销产品,是被动的,现在是需要品牌和消费者互动,从消费经济到粉丝经济的转变。”

  赵华康坚持认为老一辈要做这个转变是需要时间的,“他们很难适应”。尤其对于与时尚密切相关的服装企业而言,更需要领导者对市场和消费群体的感知非常敏感。

  也因此,他觉得现在的服装企业是需要二代的帮助的,“抛开接班不谈,至少二代的思维能够给企业带去新鲜血液,有利于企业的发展。”他坦言。

  曾任国内某大型服装企业职业经理人的沈先生意味深长地对新金融观察记者表示:“对中国服装(9.690, -0.16, -1.62%)企业的创一代而言,最好的归宿可能就是家族的二代。”

  做了近3年职业经理人,他对此深有体会。他认为,很多家族企业的创一代没有那个眼光和心态请职业经理人,“有能力的企业会请国际知名的战略咨询公司来指导工作,给出建议,但能够心甘情愿地花大价钱请个职业经理人的还非常少。有的企业甚至宁愿选择被其他企业收购,自己拿钱全身而退,也不愿意把企业交给所谓的外人”。

  但他也不否认,有一部分职业经理人的操守和魄力还不够,经理人自身也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

  相比之下,企业的二代在一些方面可能不如职业经理人,“但至少能得到百分之百的信任,有没有能力不说,在父辈看来,二代是有这个资格来接管企业的。”他坦言。

  利弊之间

  “更容易接受新鲜事物,更了解新的市场需求,能够结合互联网用新的思维去管理企业。”这是在杨大筠看来二代最大的优势。相比之下,创一代更容易受到自身经验和过去工作方式所累。

  以海澜之家为例。彼时,创一代周建平请了吴大伟、印小天等人在电视媒体上频繁轰炸,足以让这个性价比比较高的品牌扎根三四线城市。

  如今面对新的消费群体,加之互联网当道的大背景下,海澜之家也对品牌定位进行了调整,产品积极向“年轻化、时尚化”靠拢。

  在二代周立宸的营销策略中,那些光鲜靓丽的代言人已经不是主角,各种网络综艺节目的冠名赞助才是重点。去年4月,海澜之家还尝试了IP市场,与东方梦工厂共同推出“马达加斯加”系列衍生产品。“这些策略肯定受到了周立宸思想的影响。”前述业内人士表示。

  但硬币都有两面。

  二代们毕竟年轻,虽然他们普遍接受过良好的教育,有的出国之后也接受过全球化市场的洗礼,眼光远超一代,但有海外背景的二代也不一定能适应中国的企业环境,尤其是家族企业。

在这一点上,宗馥莉和宗庆后就在管理公司时有很大不同,前者很难接受父辈“家文化”的观念。更何况,这些二代们“没有过创业经历,很多时候缺少独立判断的能力,很多东西实操起来不那么容易。”前述业内人士指出。

  对此,杨大筠却有着不同的看法。他认为,如今知识的获取和经验的历练都会更加容易,而且创一代们原来花几十年建立起来的企业在文化、管理体制、信息化系统等方面都已经很成熟了。他做了一个比喻:“创一代们的经历是造车、开车,而二代们就是驾驶员,只要学习好驾驶技能,驾驭一辆已经造好的车就可以了。”

  不过,诸如管理经验和为人处世等方面能力,不是在MBA班里能够学会的,需要在企业管理中去历练。在现实中,即使二代接班了,父辈们能够做到完全放任、一点不操心的也很少。比如周建平目前还担任着海澜集团的董事长。

  “即使什么职务都没有,就是作为父辈对晚辈的提点肯定还是有的,毕竟这是自己一手打拼的企业。”沈先生表示。

  在宣布周立宸接任时,周建平给儿子写下“建功立业”的赠语,相信所有的创一代对二代们都有着和周建平一样的期待。对服装企业的二代们而言,未来并不容易。

文字录入:neo    责任编辑:yltvb

上一篇:实体电商的优势    下一篇:任正非之女孟晚舟:蛰伏华为二十年 并非华为唯一接班人
扫描二维码把玉林电视网收进微信里,随时阅读玉林城事最新报道及吃喝玩乐搞笑八卦资讯。


 图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