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应迅速,组织性强,账目透明,这是饭圈女孩在常年应援活动中训练出来的过硬本领。这次,她们把这种追星中养成的战斗力,用在了援驰武汉的行动中。

文/甄晃

编辑/露冷

谁曾想到,饭圈女孩异军突起,成了武汉疫情中最高效的一支民间物资救援队伍。当湖北各大医院相继发出物资求助公告时,数以万计的口罩、护目镜、防护服,已经在各家后援会的统筹下陆续送达前线。

各路媒体、KOL转发着后援会的“战报”,惊叹于饭圈女孩强大的行动力与严密的组织性。但对于熟悉饭圈的人来说,这不过是一次特殊时期的常规操作。在饭圈,集资募捐和打卡签到一样稀松平常。募捐链接一经生成,不需要额外的动员,粉丝便会自觉响应。

朱一龙捐款100万元支援武汉(图片来自微博)

公益应援也是饭圈常见行为——以粉丝之名做公益,能为偶像赢得美誉。为爱发电的纯粹与激情,促使每一个个体倾尽全力。散布在各地区、各行业的粉丝联结起强大的信息网,能在极短时间内打探出一切可利用的渠道资源。

反应迅速,组织性强,账目透明,这是饭圈女孩在常年应援活动中训练出来的过硬本领。这次,她们把这种战斗力用在了援驰武汉的行动中。

拼手速

最早一个来自饭圈女孩的援驰,发生在1月21日。这天是大年二十七,传统习俗中赶大集的日子。3天后就是春节长假了,当日全国铁路发送旅客953.2万人次。这一天,卫计委公布数据显示,全国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291例。央视新闻的春运直播中,武汉火车站已经陆续有人戴上了口罩。

“我们正在紧急联系,看看能不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等我消息,谢谢!”朱一龙公益应援个站在13点24分率先发出微博。朱一龙是武汉人,粉丝们对武汉这座城市自然有着更多的关注。

能量中国官方发布“居沙成塔,健康湖北”公益活动信息(图片来自微博)

9个小时后,应援计划公布。朱一龙公益应援个站与能量中国官方微博等机构发起“居沙成塔,健康湖北”(朱一龙被粉丝昵称居一龙)公益活动宣布,紧急采购20万只口罩、20万份一次性消毒棉片、1000瓶洗手液,在火车站等公共场合,供城市工作人员、游客免费使用。

捐款通道开启后,10508位粉丝在20多分钟里累计捐出178286.26元。第二天上午,采购到的这批物资打包完毕,顺丰发出。

在当时,此举被质疑是“多此一举”“作秀”“蹭热度”。甚至直到1月23日,武汉封城,湖北省省长王晓东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还表示,“物资储备和市场供应充足”。

几乎与此同时,湖北省内各大医院防护物资告急,向民间求助的海报铺满社交平台。1月22日下午,《人民日报》发消息称,湖北省拟向国家请求紧急支援,调拨医用口罩、防护服、红外测温仪等防疫物资。

一时间,疫情扩散的消息,令全国各地货架上的口罩成了抢手货。但适逢春节假期,工厂缺货,物流受阻,正当民间爱心人士焦头烂额之际,各大粉丝团体却有条不紊地向医院输送物资。仅1月23日当晚,就有焉栩嘉、黄明昊、张云雷、罗云熙等偶像艺人的粉丝团体先后宣布筹集到的物资信息,总共30余万只口罩寄往武汉。

蔡徐坤应援站国王街参与应援的想法,正是从23日开始的。关于武汉疫情的消息充斥着小蕾(化名)的朋友圈,“各种三次元的群里都在讨论”。小蕾是国王街站子成员,也顺理成章地参与到这次驰援武汉行动中。她告诉《贵圈》,当天很多人都在“找口罩,找资源,能看到大家是真的急”。这不是她第一次做公益,此前寿光水灾,小蕾直接在淘宝拍了被子寄过去。但医用物资是有专业门槛的,“需要大家一起统筹、互相协助,利用彼此的社会关系来做这件事。”

“这种事,可能你去找你的朋友,她都不一定会响应你,但是(后援会)这些人一定会响应你。”饭圈女孩有着极强的归属感和行动力,在做公益、为偶像争取路人缘这件事上,更是有着一致的观念。“我们所有人在当时就形成了统一的目标、统一的反应。”十几位在线的站内成员很快发动起来,在粉丝群、亲友群、朋友圈等各种渠道打探消息。

负责此事的三位成员在一天内就完成了一系列动作:确定合规厂家、下订单、对接定点医院,沟通物流、开具医院需求单。四天后,大年初二,国王街驰援武汉的第一批医用防护物资便抵达了当地顺丰网点。

蔡徐坤粉丝-国王街捐赠医疗防护物资(图片来自微博)

不久,包括武汉市第一医院在内的五家湖北省内医院,陆续收到由国王街寄出的共计30000枚医用外科口罩(符合YY 0469-2010标准),以及250套医用一次性防护服。

小辫儿张云雷粉丝后援会成员小k(化名)向《贵圈》感慨,门路都懂,就是时间段不太好,“很多在网上能找到的店家都放假了”。后援会决定跳过中间环节,直接找源头,“找阿里巴巴那边的生产厂商”。联系工厂下订单对饭圈女孩来说不是难事,“我们以前做应援的一些物品,采购量大,为了保证物美价廉,也是直接找厂家采购”。这些平日里打榜应援做数据的饭圈女孩,早就在一次次的“团战”中,摸清了1688等大宗货物批发平台的操作逻辑。她们自行联系厂商,订了1万个护目镜——这和以往应援订1万个手幅,在操作上没有什么不同。

找货源、抢货,“有些(物资)可能瞬间就没货了”。在向武汉同济医院的程才教授反复确认后,小k和团队成员决定采购1000副护目镜作为首批应援物资。“我们第一拨只抢到了500副,再想下单的时候就已经没有了,后来突然看到商家补货,马上又下单抢了500副。”拼手速、比耐心是饭圈女孩的必备技能,日常在网络平台买演出门票时,她们就是这么干的。

“我们能够完成这次捐赠,是因为我们提前了几天和工厂订货,是在绝无影响统一调配的情况下完成的。如果晚对接半天,怕是只会更加艰难。”小蕾感慨。

人海战术

1月23日,从晚上六点到八点,寻找货源的消息从站内发起者开始,通过数以万计的粉丝,呈几何倍数向外扩散,又从各方陆续传回。最终站内一名做生意的成员找到一家有工作交集的医疗设备生产厂商,那里过年还可以生产、发货。

国王街过往的应援活动,从设定、出资、购置到联系相关人员,基本都是借助站内成员的私人关系实现的。这里聚集了众多蔡徐坤粉丝,以职业女性居多,背景丰富,在搜集信息、拓展渠道方面有着天然的优势。站内成员不乏从事市场、公关的专业人士,善于针对偶像的活动,定制和匹配相关公益活动。

在人力问题上,小k的表述是,“我们最大的力量是,饭圈女孩是分布在全国各地的。”在她们考察的生产厂商所在地,就有站子里的小伙伴,会拿到各种消息证明厂家合不合适。“她自己就生活在那个地方,所以会帮我们把一下关。”这也是很多政府机构和社会团体在寻找生产厂商时所困扰的——在当地没有合适的、值得信任的合作伙伴。而在“用爱发电,抱团取暖”的饭圈,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感与生俱来,“这可能就是饭圈女孩的特质,你说是吧?”

小k介绍,当时站子成员看到武汉同济医院需要护目镜的消息,决定去定点寻找货源。没想到货源找到了,院方留的几个电话却怎么也打不通。她们只好发动群里的粉丝四处打听。程才教授就是通过“人海战术”找到的。后援会的一位成员在医疗系统工作,她在群里回应,说有这家医院医生的微信,可以帮助沟通。这才促成了后来1000副护目镜的顺利捐赠。

随着疫情防控力度逐渐加大,国内符合生产标准的厂家逐渐开始接受国家统一调控,再想通过私人渠道下订单日益困难。饭圈女孩们在打探消息的过程中,逐步产生了合作的想法。“各家都想做些事,都想捐点东西。有的找到了物资,但是没有渠道,有的是有了渠道却没有物资。干脆就凑起来”。

小辫儿张云雷后援会后来参与了一次18家粉丝团组织的公益物资联合应援,以认缴的方式向湖北省钟祥市人民医院定点直捐了1000个防护面罩。这18家粉丝团,有的属于内娱圈(Les_etoiles-肖战公益站、鹿晗公益联合应援站),有的来自韩娱圈(CharmingEunWoo_车银优个站、金钟仁吧_KAIBar),有的则属秀粉圈(紫宁Winnie后援会)。

18家粉丝团联合应援的公益物资(图片来自微博)

饭圈女孩时常调侃“全网追星女孩300人,来来回回就那么些”,站子之间相互认识,打探消息时难免撞上熟人。女孩们又都是热心肠,萌生合作的想法倒也不足为奇。“不光我们联合,也有很多其他的家站子都在联合,因为联合起来力量大。”小k说。

同类的联合应援还有很多,有些组合颇有破圈之感。比如,摇6(UNINE)胡春阳、壶6(R1SE)翟潇闻、楼6(时代少年团)严浩翔,这三位偶像的粉丝自发组织了十站联合应援。他们是三档不同选秀节目中的第六名,是各大榜单中的竞争者,这次,他们的粉丝联合在一起,各自出资666元,“取六六大顺之意”。

参与联合应援的小k向《贵圈》感慨,“真的是全国人民万众一心的感觉,这个时候,饭圈女孩没有你家我家之分”。

涉及钱的问题都算得明明白白

国王街联系到的口罩工厂位于河南长垣——“中国医疗耗材之都”,产自这里的卫材在全国各大医院覆盖率达到75%以上。和很多人一样,小蕾也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地方。为了考察厂家是否符合资质,站子提出要商家出示营业执照、医疗器械生产许可证、经营备案和注册证,还针对货品的安全性、 出货能力提出了各种问询。

一系列问题都解决后,国王街立刻下了上万元的订单。“现在可以开证明吗?”“最快什么时候可以发货?”面对连环催促,工厂老板只能回复解释“今天年三十,下午放了半天假,让工人回去吃年夜饭”。

为了让物资尽快落地,国王街打破了物资购买-邮寄至集中地-再分发的流程,改为从厂家到医院点对点对接。催厂家、催物流、催医院开具需求单(发往湖北的物资全部需要医院加盖公章出具正规需求单)。小蕾向《贵圈》展示了通话记录,大年初一上午,光是联系各种物流,她就打了20通电话。

但凡涉及金钱,对后援会来说便是一级警报,稍有不慎便会踩雷。在粉圈的文化里,凡是涉及钱的问题都要算得明明白白,并且要在站子里返图,事无巨细地向粉丝交代清楚,她们的捐的钱去了哪里,用在何处。

国王街公布了详细的转账记录、出库单、发货图,还有盖有医院公章的接收函,甚至连厂商的医疗器械生产许可证复印件、商家的经营备案凭证复印件都有公示。小辫儿张云雷后援会则用32页表格,详细整理了筹款明细,数额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

小辫儿张云雷后援会详细整理了捐款明细,数额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图片来自微博)

很多后援会管理者这几天都面临着巨大的压力,“每天都提心吊胆,就怕最终没落实好”。“毕竟生产商不是我本人,快递也不是我亲自配送,虽然已经做到了尽力去亲自把控所有环节,但只要有一批物资没送到,这心就悬着。”

第一批购置护目镜的38999元,是小k个人垫付的。小辫儿张云雷粉丝后援会一直因账目清晰深受粉丝信任,小k毫不怀疑这个项目会得到大家的支持。后来捐款渠道开启后,仅用半天时间就筹到328350.37元。

在竞争激烈的粉圈,即便是做好事,但任何一点偏差都会使后援会受到来自各方的问责。也正因如此,多家后援会都对《贵圈》表达了相似的顾虑。“能不能做成以后再聊。公告发布了,但是事情没做完,拿货、发货,包括到了当地物流的跟踪、对接,有很漫长的路要走。”

监督无处不在,除了内部监管,更严苛的是来自“对家”的盯防。最早捐赠口罩的朱一龙粉丝就一度被质疑“作秀”。“这群人日常盯对家比盯武汉人还紧”,粉丝小李略显无奈地向《贵圈》表示。其所在的明星后援会在疫情爆发后,第一时间向前线捐赠了大批医用防护器具,却被质疑口罩单价过低,不符合医用标准,甚至还被扣上了“蹭肺炎热度”的黑锅。

有后援会成员向《贵圈》透露,尽管他们想尽办法尝试采购合规物资,但货源实在短缺,他们提供的一批防护用品,其实达不到医院的常规标准,但在前线医生紧迫到用文件夹自制防护面具的情况下,院方还是接受了他们的捐赠并表示感谢。“有总比没有强。”

小蕾说,这些天她们也收到了很多人问询工厂联络方式的私信,却都帮不上忙,因为危机时刻国家已经开始统一调配。她相信有官方介入,一切都会变得更好。而她现在最关心的,就是保证自己手里这20箱口罩和5箱防护服能尽快发到急切需要的地方去。“数量不多,不能帮到所有医院,但愿能解决燃眉之急。”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

文字录入:惠惠    责任编辑:黄毅

上一篇:《厉害了我的课》将播 励志女性半路出家学舞蹈    下一篇:返回列表
扫描二维码把玉林电视网收进微信里,随时阅读玉林城事最新报道及吃喝玩乐搞笑八卦资讯。

 图片推荐